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贵州  黔哨  评论  旅游  文化  娱乐  体育  教育  图解  国内  视频  亲子  黔茶  贵商  金融  品牌  法治  社区  名博  健康  扶贫  生态  电商 
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铜仁市  >  文化  
【黔东文学】门前五棵柳(散文)
2017-10-12 11:14 作者:聂洁 来源:多彩贵州网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77 | 投稿

  聂洁,女,祖籍四川古蔺,生于贵州仁怀,长在贵州石阡。爱好文学写作,在各级省市报刊发表散文随笔若干。贵州省作协会员,石阡县作协副主席。

  【栏目主持】刘照进

门前五棵柳(外一篇)

聂洁

  大院门口,左边两棵,右边三棵,共排着五棵柳树。紧挨着柳树,是一道厚而矮的石墙。幼时经常爬上石墙,再爬到树杈上,通常是在春天,柳枝吐絮时我们爱上树去,为着折下那长而柔的枝条,编帽戴在头上玩。

  这只是童年时候的游戏,折下柳枝只为好玩。真正留意到柳树的美丽时,已会托腮作沉思状了。上初中学到“阿娜多姿”这个词时,它就与柳紧密联系在了一起。是的,柳的任何一个线条都是柔和而美丽的,从干到技到叶。我从未发现过别的什么树有柳的风姿。柳是树中的美女。

  寒冬还未退去,柳就迫不及待地爆出鹅黄的嫩芽了。若人立在树下,还不大容易察觉,必是在某天从外面归来,远远地就望见这一排柳树怎的罩着一头薄薄的绿纱,你方惊喜地紧走过来,仰头仔细搜寻,为那一点点的疏疏的嫩芽不由得大声喊出:“嘿!柳树发芽了!”于是你看到春迈着轻盈的脚步走来了。

  蓬勃的夏季,柳只管张扬地浓绿着。柳叶儿妩媚地垂下,燥热的风拂来,温柔的柳条带起这片片柳叶随风摇摆,荡起风情万种。每天回家,远远地望到那一团团柔和美丽的绿色,心中总有温情无限。我想我的最直观的温柔体验是这些柳树给我的。刚感觉到风稍凉时,便有柳叶随风飘落大地。这落地的叶子一日日地增多,你知道夏将尽了。季节不由分说地开始转换。直到现在,我也不明白柳为何对季节的变化如此敏感。当柳叶已飘落满地时,其它的植物还一派盎然的绿色。寒冬时节,它只管淋漓尽致地光秃着消瘦的枝丫。

  年复一年,五棵柳树伫立在马路边,任人来去匆匆,它们只是一如既往毫无差错地在四季的更替中进行着应尽的变化。直到最后,它们无一例外的在大院的一次改建中被除掉。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些柳树被一棵棵放倒,它们的躯体杂乱无章地横在马路边,因为柳树材质不好,没人收拾它们。直到最后,有不嫌弃的人把它们一点一点劈下,堆放在大院的一角,用作柴火。

  之后才猛然发现,我很少见到柳了。柳树会灭绝吗?我竟有有些担心起来。因为自大院门口的五棵柳被砍后,我曾到处留意,但真的很少发现它们的踪影了。

  这使我想起幼时,有次曾随母亲去她开辟的菜园,我在园子外面等她折下菜放入提着的篮子中时,母亲说的一句话: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行”。当时,被她用作篱笆的柳枝全发出了新芽,她笑着对我说了这话。我深深地记住了。我曾亲眼见母亲将那些柳条如何砍下,又如何整齐地切成长短一致的条儿,插入这泥土中作篱笆,如今它们又怎的全都吐出了新芽!

  乍看上去那么柔弱美丽的柳,却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。多年以后,历经世态炎凉的人,每每在无端受到伤害时,常用美丽而坚强的柳激励自己。柳是少见了,我努力搜索曾到过的乡村野地,只偶尔在村边沟旁见到一两株弱小的身影――我想那必定不是有人刻意栽种的,多为“无心插柳”留下的偶然。但是她活了下来,生长着。究竟还是没有灭绝,以柳固有的姿态。她忠实地履行自己生命的程序。

  柳确实少了。每当看到她孤独而依旧美丽的身影,我总不禁动容――在功利世俗眼中不能成为栋梁之材,理当被人漫不经心地遗忘的种群,依着她的顽强,在自然的一隅,依然以自身的姿态把生命存续下去。

  门前五棵柳的记忆,我永不能忘。

小河流过身旁

  放学了,我们不规规矩矩过老大桥回家,而是从河滩上踩水过河回家。裤脚尽可能地往大腿上挽。还没到穿凉鞋的时候,我们把胶鞋脱下提在手里,另一只手要护着裤腿,防止它滑下被水弄湿。赤脚踏进河里,那些滑溜溜的鹅卵石让人站立不稳。水将漫上大腿了。一步一趔趄,心里又害怕又兴奋。我们尖叫着,笑着,趟过了河,在岸边穿好鞋,疯跑着回家。

  但若是不巧正碰到母亲在河边洗菜,那可是要挨骂的。

  ――一条河在我身边流过。她教给我所有关于“河”的概念:

  川流不息的水,我不明白它们从何而来,听说将流向“思南”。童谣就是这么唱的:“河边有只船,开往思南”。而“思南”是什么地方?有多大?什么样的?不知道。自我与这条河相遇起,就没有见到过有船开往思南。有船开往思南,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我在河里唯一能见到的船是温塘那里陈三娘的船。船被一条姆指粗的钢绳固定在河的两岸,住在温塘隔壁的小房里,脸膛黝黑的陈三娘,每天在船上拉着纤索来回送去温塘洗澡的人。于是小小的心里兀自把水流转了些弯之后,就让它流进了远方的“思南”。我想那是身边这条小河的最后归宿,那里是小河的家,栖息之所。就象我每天放学必得回家一样。家里母亲是备好了午饭的。热气腾腾的米饭,盛在碗里,正好可以捂热冻僵了的双手。肚子早已饥肠嚕嚕。每天放学回家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呵!就象身边的小河流向她的归宿地――思南,那她也就结束了一路的曲折坎坷,回到母亲身边,温暖安宁,享受母亲的怜爱。

  不记得第一次下水是几岁,但必定是在母亲的监护下无疑。一定是某次同洗衣的母亲来到河边,母亲看着烈日当空,遂择一处水流舒缓且浅的地方,鼓励我脱光了衣裳走进水里,且示意我将全身浸在清凉的河水里――那种激荡人心的畅意是我每一次全身浸在河水里都能新鲜感觉的!――于是母亲在岸边的大石上捣洗衣服,一边监督我不许爬到水深且急的地方去。

  于是我敢在河里洗澡了。

  然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河水是那么神秘莫测――当水漫过胸部时,你会呼吸困难,便再不敢往前一步。人的身体在水里的感觉,即美妙又神秘。这无色透明的水,把手伸进去,把脚踏进去,在水里蹲下――水浸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,柔软地滑过去,凉而柔的水,让人感受到无法言说的惬意……但是水要把人托起来了!当水全部漫过身体时,人就要飘起来了!这时人为何会惊慌失措?手足为何会不由自主地乱蹬乱舞?整个人就悬空了!身体飘浮起来,感觉不到踏实的东西!……心底一阵慌,双手胡乱挥动,企图抓住一点实物,而不是这虚无飘渺的水!――那一瞬间,水就是虚幻的,她让人把握不住:分明就在指间滑动,你一把抓去却是虚空!最终手里什么也没有!这是我的溺水感觉。真切地,感到是溺水了――听从同伴们的邀约,我们到大桥底下的深水处去游水。当脚底一滑,滑到深水处时,就是这样,有了溺水的感觉。我要淹死了,那一瞬间我觉得。溺水的感觉是我对水感到最神秘莫测的地方。我习惯了手里要握住什么。比如拉住母亲的手,比如拽着父亲的衣襟,比如攀住门框,甚至双手抵在坚实的大地上,整个身体倒立起来,我都能感到踏实、依靠。可是那明明就在眼前晃动,真实具体地存在的水流,――你满怀希望地伸出手去,你以为它会让你牢牢握住――但是,你伸出的双手怎么什么也没有?!你的手里一片虚空!恐惧和绝望以及窒息瞬间袭来……在以后的成长岁月里,我在没水的地方也有过类似的体验。那是在“生活”这条河里滑向了未可知的深处,我伸出手去,以为可以握住某样可靠的实物,可是呵――怎么那一瞬间,原本以为具体而实在的物件都象水流似的从指尖轻易就滑走了呢?――我什么也抓握不住!恐惧,绝望和窒息瞬间袭来……所以我不敢往生活的深处走去。很多时候,我是站在岸边,望着别人在神秘的河里热闹地畅游,光鲜夺目,令人振奋,激动不已,羡慕不已。可是我不敢深入下去。我只是一名观者。我只能做一名观者。每一次的试探,我都感到会跌入未可知的深处,手里没有可把握的牢固物体,我会手足无措,惊惶失措……。

  身旁的小河,她也也让我感受着一些别样的东西――

  很多时候,我坐在河边,盯着流水久久发呆。“似水柔情”这样的词语是自感长大后才留意到的。在幼时,我坐在河边望着缓缓流淌的河水遐想时,心中确有柔软的感觉滑过,只是当时表达不出而已。那些轻缓的水波,那水流被石头阻隔而发出的响声,那远处浅滩上反射出的太阳的细碎金波,那些在河底舒缓摆动的水草……无一不令小小的心发出轻轻的一点颤抖。

  描述水的词语,诸如“依山傍水的村子“,那该是世上最美丽的村子;还有“涟漪”,轻微的水波,泛出淡绿的光,空气里满含着水气。仅在嘴里轻轻念叨,就美得不能自持;“荡漾”,是动感的水,被春风轻轻吹过,心也跟着摇荡起来;“似水柔情”是最美的女人情怀;甚至“山寒水瘦”都透出一股冷峻的美……如此种种。以至于每到一个地方,最先询问的是:此地是否有河?如果没有,再好也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是少了些灵气。如果一个地方没有条河――哪怕只是一条小溪,总之是流淌着的水,都觉充满无限生机与诗意,令人遐想……

  河水被人注视,也默默注视着人。

  有事无事总爱到河边去。在燥热的署假里,为洗一条手绢,顶着正午炽烈的阳光,也要到河边去。不再敢象幼年时踝露着身子在河水里泡上半天,要等到回到家中才发觉背上辣乎乎地疼,是肩背上一块一块的皮脱掉了,还不敢告诉大人。童年时代过去了,我再到河边时,总是有事可做的,哪怕只是洗一条手绢。太阳当顶,河边人很少。是静静的正午时候。那么热。但是只要双脚踩入河水中,凉意伴着水的温情迅速从脚底导向全身,传至头顶,燥热一瞬间便被驱散尽了。远处,有如我当年一般懵懵懂懂的两个小子在赤条条地戏水。他们快乐地尖叫,全身黑坳坳地象泥湫。邻家那个时常面带微笑的男孩立在河中,他只穿着裤衩,在洗澡,洗衣。其实是在洗衣,顺便就洗澡了――此时他正埋头把衬衣浸在水里搓揉,不时抬头微笑地看着远处戏水的小子们,也顺便扭过头来向我微笑了一下,算是打招呼。他的硕长的身躯表明他不再是个小男孩,而已成长为翩翩少年。河水被他缭起的波纹哗哗荡开,阳光下放射出绚目的光。那个酷暑的阳光太炽烈了,令人脸颊发烫,头也有些晕眩……

  ――只是无数次在河边的一次。不知怎地印象如此深刻,那天的阳光和流水,还有那微笑,那份晕眩。

  河水注视着一个女孩的成长。一些隐秘的心事就放置在河边捣衣的大石上。于清晨,于正午,于有月的夜晚。一个边洗衣边想心事而出了神,迟迟回不了家的姑娘。只有流水知道她走神了,在发呆。却不知道是何故。其实恐怕什么原因也没有,只是想蹲在石头上摆弄着流水发呆而已。

  河水的气息充满了水草和鱼的腥味;静止的水面倒映出山的形象,许多年都不曾改变过。想起小时候在河里洗澡,不敢探入深水处,眼看着有的小孩抱着一只充满了气的轮胎内胆在水里悠然自得(那时还没有五颜六色的救生圈)的样子,心里着实羡慕不已。幼小的我时常盯着流水,心里多想也有一只充气的轮胎,让我躺在上面,顺流而下,漂向不可知的地方。最好是在一处无人的沙滩边,搁浅了,我就留在河边的沙滩上。静谧干净的世界,四周只有宽阔的沙滩,陡峭的白崖……这种幻想一直持续着,很多年。河流冲刷出的一片白白沙滩,于我永远具有一股神秘的吸引力。

  又想起小时候唱的童谣:河边有只船,开往思南……――却不明白,生命的河,将流向那里呢?我一直幻想着的那片静谧的白白河滩也不知到底在哪儿,我一直也没有得到那只能载我顺流而下的冲气轮胎。时光被流水带走了。“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,改变了一个人……”罗大佑的歌一遍一遍地唱着。一个人从小孩就变为了成人,很多东西消失了,很多东西又出现,就象时光将一些人带走,又带来一些新的生命,继续在世上喧闹。

  小河仍在身旁静静流淌。

  温塘陈三娘的船20年前就已不再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横跨两岸的桥。开往思南的船驶进了记忆的更深处。

编辑:文波  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
相关阅读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 喜迎党的十九大】贵州生态画卷
【图片故事】一幅贵州生态画卷徐徐打开
【专题】百姓富 生态美 全面改善农村人居环境
【专题】脱贫攻坚·秋季攻势
【专题】精准扶贫 与我同行
盘点中国52个世界遗产,你去过几个?
贵州最美的国家级森林公园
【专题】渝贵铁路今年底通车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